新闻详情

东莞孵化器量多如何质优

99

近一年来,东莞以创客空间为形式的创新创业孵化器迅速兴起,数量已达30余家。这些孵化器所提供的资金、资源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创业项目的发展,但孵化器在短时间内的扎堆出现,也面临同质化竞争后的加速洗牌。


现状▶▶房租仍是孵化器最大盈利点


东莞孵化器的发展也如全国一样,呈现出明显的“官退民进”的特点,从原来政府主导成立的科技创业服务中心到如今众多由科技企业、文化创意企业、房地产集团自发形成的大型孵化器,以及逐渐成为孵化器潮流的创业咖啡馆组成。如光大·we谷、V-work创客谷、东莞民间金融街、天马创业营、比亚德创业营、3W咖啡馆、蚁巢咖啡馆等等。


同时,东莞市政府支持和鼓励孵化器发展,在今年5月份出台的《关于引导民营资本发展实体经济的实施意见》中,东莞明确提出对“众创空间”建设设立补助资金。其中,各镇街设立首个众创空间,按照投资额给予最高300万元的资助。同时,在强化创业辅导方面,提出对各类孵化载体开展面向全市的创业孵化培训、创业导师辅导等公益性项目活动给予最高200万元的资助。


一年多来,东莞孵化器向市场化纵深发展,大大小小的创客空间已有三十多家。众创空间扎堆出现,业内人士表示,2015年东莞众创空间如此火爆,是东莞转型升级激发的市场需求。


“这些新型孵化器,已经在避免做二房东和靠物业盈利。”一位业内人士说。


据记者走访发现,一些孵化机构的赢利是靠招揽优秀或者有潜质的企业,免去企业的租赁而换取企业1%—2%的股权;有些则在行政手续方面收取一些服务费;有的则找一些外包服务商,自己收取中介费。但总体来看,由于多数孵化器孵化的企业都处于创业初期或者萌芽期,尚无能力支付孵化顾问费用,房租依然是孵化器最大的盈利点,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们的盈利模式依旧不明朗。


方向▶▶提高资源整合能力开辟新亮点


“如果没有资源优势,东莞创客空间生存力必然减弱,在未来两三年不可避免会洗牌。”南城科技服务中心一位不具名业内人士表示,东莞不需要一拥而上,大量同质化的创客空间,需要的是高质量的创客空间和创业基地。


“目前,一些创客空间看上去很热闹,但很多创业是没有目的和方向的,是坐在办公室里拍脑袋空想出来的,对市场不了解,对产业不了解,容易失去对市场正确的判断能力,昙花一现。”该业内人士表示,东莞所需要的优质创客空间要为优质创客项目做出专业的孵化服务。


“资源整合是一个孵化器的标配能力,可企业在哪个阶段需要什么资源,这些资源成本多大,对其成长的作用有多大等等,都是需要孵化器去深入了解并帮助企业做决策的。”该人士说,有些平台做融资中介,仅仅是尽了宣传和推广的职责,但企业需要多少钱,股权出让多少比例等都没法为企业提供参考,这就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孵化器。


根据欧美国家成功孵化器的经验,一个优秀的孵化团队,需要有懂上市流程和规范的人、要有懂得深入调研企业的人、要有能捕捉行业讯息和判断未来走势的人,一个团队至少要花一个月的时间去给企业做行业研究和市场调查,孵化器要做的就是以投资公司和财务顾问的角色帮助和指导企业做决策,并帮助他们掌握做决策的思维和技巧。


“互联网领域的泡沫太多,孵化器泡沫也难以避免,这些孵化器要想继续生存,必须开辟亮点领域。”该人士说。


业界声音


东莞中集创新产业园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魏俊:


要以产业带动创业


物流和能源装备巨擘中集集团斥资60亿元在松山湖打造了一个名为中集智谷的高新企业产业园,这也是中集集团进军创业市场的首个项目。今年5月,中集智谷试水“云创业”,推出云创业服务平台,为入园企业和初创企业提供投融资、科创、管理咨询、上市培育等全产业链服务。


中集智谷在东莞做创新孵化器有何思考,南方日报记者专访了东莞中集创新产业园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魏俊。


南方日报:各路创业孵化器在东莞迅速兴起和竞争,传统型孵化器面临同质化竞争。您如何看待孵化器创新,中集智谷为何选择东莞进军创业市场?


魏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国家驱动经济发展的手段,但是创新创业是需要土壤的。很明显,一线城市更有创业的资源、土壤。中集智谷设在松山湖,是因为松山湖在地缘位置上更靠近深圳,处于深莞经济一体化的产业带上,并且松山湖正在建设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有利于创新创业的孵化。


现在全国各地都冒出很多孵化器,数量有点多。我们在探索如何做创新型的孵化器。我认为真正意义上的创业,指的是创业者基于对产业的认知,对市场作出准确的判断和决策。孵化器运营商需要为创业者提供高端的服务,包括市场的研判、资源的对接等等。


在东莞,智能装备、机器人等新兴产业发展迅速,同时,东莞的制造业转型升级能催生很多在集装箱、物流、道路运输、海洋工业等产业链的创业机会,这既符合中集的产业需求,对东莞的创业创新市场也很重要。


南方日报:作为产业园孵化器,中集智谷的资源、资金池将如何运作孵化创业项目?


魏俊:相对而言,大多产业园做孵化器有一个做法,可以此为平台,在平台集聚各种资源,这是创业型的企业所需要的。


而对于某一个创业项目,当大家都去做的时候,很容易形成泡沫,继续在泡沫里转,创业很难成功。以中集智谷来说,中集智谷主导产业生态圈,倡导“产业带动创业”,首批引进中集集装箱总部、中集学院和中集研究院及中小企业总部基地等,以龙头带动效应,构建自然生态与创新产业生态和谐共生的企业集聚社区,帮助企业寻找下一个市场的风口。


以机器人产业为例,中集集团有集装箱、道路运输、车辆制造、能源物流、空港设备等产业,在智能装备有多方面的产能需求。因此,我们可以激发中集集团内部的需求在园区里释放出来,孵化器里的企业可以为集团提供相应的服务,这样既可促进商机,也带动了园区创业企业的发展;同时鼓励园区的机器人企业、传感器企业、系统集成商等释放各自的需求,促成企业间相互合作,并吸引创业者围绕真正的产业需求开展创业活动,真正意义上做到产业带动创业。


当企业生态系统持续完善以后,园区里将广泛聚集智能装备、激光、机器人、电子信息、移动互联等高端科技产业及现代服务业的企业。随着产业生态圈越做越大,我们会将生态圈的服务进一步扩大,将国内外优质的资源集聚到这个平台上,并通过平台将资源利用最大化,各种资源可以直接对接园区里的优质企业,助力企业发展壮大,这也符合产业带动创业的定位。


南方日报:以产业带动创业,东莞是否具备相匹配的人才和技术支撑?


魏俊:现在确实还不完善。但正如深圳南山高新区,也是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才有了今天的成果,人才和资源汇聚是东莞转型升级必经的过程,等到2018年或2019年一些行业巨擘在松山湖聚集起来,东莞的创新创业环境会非常好。


文章分类: 行业讯息
分享到: